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电院团委
 a

·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 人物风采 >  人物专访

[青春足迹]梁永:西部那边有更蓝的天[图]

[ 2015年10月28日 ]

自画像:梁永 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 电气工程系 研二

2015-2016年“西部计划”志愿者 工作单位为云南省大理州金融办

我曾迷失方向,奔忙于庸庸碌碌的生活中,却从未放弃过想要走出去看看的梦想。感谢西部计划,让远方的世界不再是海市蜃楼,让短暂的青春拥有了更美好、更难忘的回忆。

不甘平庸,向往西部

求学的路上,从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没有懈怠,也未曾奋力拼搏,只是按部就班地做着每个阶段该做的事,结果自然是意料之中的稀松平常。进大学后,参加社团,与同龄伙伴一起为学习之余的趣味活动忙前忙后;蹭招聘会,看到高年级学长在各名企展柜前驻足思考,做着千篇一律的职业选择。渐渐地,我开始不满足于这样庸庸碌碌的生活,开始思考经历的点点滴滴和那未曾踏足的道路。回首过去,看见还不够成熟的自己,过度地以自我为中心,完全不具备过上自己期许生活的资格;展望未来,期盼出现一个磨砺自我的机会,让心底那个模糊的声音——我想走出去看看,能够放声呐喊。   

幸运的是,偶然从一位学长那里了解到的西部计划项目,让正好满足参加项目条件的我有了出去走走的机会。那时,我正好在张江高科实习,到学校的时间很少,虽然仅仅参加了一次校团委组织的西部计划交流会,但会上那句“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辈子难忘的事”却一直回荡在我心中。暗自思忖着,既然有了想走出去看看的想法,又何必用那些华丽的辞藻装点,不如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让按耐不住的脚步去自由闯荡。于是,我立马提出了申请,令我惊喜的是,团委的老师们非常尊重学生的意愿,在学生各方面条件都符合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几乎为每位有此意愿的同学争取到了去西部的机会,同时也非常尊重每个人的意愿分配到合适的地区工作。就这样,我和西部的故事有了个顺利的开始。   

奔赴大理,接受挑战

七月下旬,志愿者队伍从上海出发,来到四季如春的昆明进行为期两天的培训。来到春城,上海的那股燥热便被抛在脑后,心中盈满的,都是对未来西部生活的憧憬。随后搭乘着去往大理州的大巴,来到了期待已久的大理下关镇,正式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锻炼。   

刚去金融办的时候被分到了综合科,一个月后因隔壁银行保险科的都姐下乡指导扶贫,我便调到了那里接手她的工作。工作以来,参加了一些政府组织的活动,有跟随接待过来自中央的媒体采访团到洱源县调查地震保险试点工作情况,有帮助协调过全省企业“新三板”挂牌工作推进会会议工作。而这些活动让原本对政府的概念十分模糊的我,对政府的体系和工作方法有了切身的体会和更为直观的认识,而这些知识,单靠书本和新闻,单靠纸上谈兵,是永远都无法充分掌握的。   

记得刚进银行保险科时,离职的都姐就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这里的工作还是很多的,你看我平时连手机都没时间玩。”确实,这里每月都有例行工作,需要按月按季度掌握当地十二县市小额贷款公司、资本管理公司以及融资登记服务机构的运营情况。而报告的内容是完全建立在财务报表之上的,因此每个月都要定期完成三份财务报表,再根据报表数据撰写运营情况报告。这起初对一个学电的我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就像摆在车轮前的一块砖头,轧过去之后就轻松多了。可以说,如果没有来到这里,我或许会一辈子和电打交道,但大理却给了我难能可贵的机会,让我体会到了会计和公务员这两个角色的酸楚和快乐。   

就这样,在洱海和苍山的注视下,在磅礴和静楚的风景里,我欣然迎接着新职位带来的挑战,并在不断前行的路途中收获独特的感悟和成长。   

与子同袍,共建西部

除了工作本身赋予我丰富的锻炼机会外,良好的工作氛围更是让我倍感幸运。我的科长姓张,是一个很有趣的白族人。性子很急,不苟言笑,虽然初次见面时感觉很难接近,但相处久了,才发现这是一个那么真实的人,一个很多人都愿意待为朋友的人。“小梁,这个事情你是怎么做的,我要学习学习,我是一个喜欢学习的人”,这是张科长平时挂在嘴边的话,略带一点孩子气,却也是极认真的。还有和我们共用一间办公室的融资科科长姚大姐,颇有当地女子的豪爽风格,又不失女人特有的对他人情感的敏锐洞察力。记得有一次我陪同她到财政局某科室办理公事,因为是平级部门,又无明文规定职责,办理业务经常会碰到拖延。但这次,姚科长观察到了该科室科长新烫的头发,美美地称赞了一番,很快就把事情办妥了。他们率真可爱的性情和对待工作认真细心的态度时刻感染着我这个异乡人,每天都能在愉悦的心情中工作。   

除了当地人,在大理州大理市,还有五名志愿者伙伴,与我并肩作战。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却像一家人一样。周末或节假日的时候,我们会约在一起看看电影,爬爬苍山,聊聊过去一周的工作。平日无聊的时候就在群里发发信息,等着其他人来吐槽。记得国庆长假,我们约着去看支教的伙伴,用点上一根烟的功夫就转完了他支教的镇子。饭桌上,他大谈自己的学生,“我教初一的那个班上,有一天自习的时候我到最后一排想要坐下来,结果学生一把把我推开,把长椅对掉个个儿,自己坐了下来,下课了我才发现他坐的那头的椅子上有没干的墨水,后来问了那个孩子知道这是他们课间打闹留下的,为了不让我坐上墨水,就自己坐上了”,眼里全是对那群调皮却又耿直善良的孩子们的喜爱。   

来做志愿者,我们几个都有对这一年时光过法的打算,有想出来走走看看体验不同文化的,有想在服务期间准备考研继续深造的,也有想扎根西部支教当地的。但殊途同归,我们都选择了在青春岁月里来到西部。虽然过法不同,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希望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希望为一个更美的西部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大理有苍山洱海,有风花雪月,当地白族居民生活喜乐如常。自我与它相逢,它的一切都成为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白族菜火烧生皮,率真可爱的白族人,磅礴大气的美景,充满挑战的工作,意趣相投的伙伴……这一切都让曾经迷茫的我拥有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可以说,大理是一个不断让人想要归来的的地方,想要在这里反省,想要把此地作为家园。而我也期待着,有更多的你一起来到这片更蓝的天空下,在一个抬头看到蓝天白云的地方,度过一年的青春时光,收获一个更优秀的自己。 

访问数量: